涡阳县网络公司

大石桥市小区

陈雪枫资料图

原标题:陈雪枫落马 留半拉子工程

1月16日下午3时,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昨天下午,洛阳市召开全市领导干部大会,传达河南省委关于洛阳市委主要领导职务调整的决定:副省长李亚兼任洛阳市委委员、常委、书记;免去陈雪枫河南省委常委、委员,洛阳市委书记、常委、委员职务。陈雪枫成为新年伊始落马的首虎。

从工人到董事长,从煤炭能源行业的掌门人到河南省副省长再到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身上,有着众多不同身份和符号。纵观其整个仕途之路,陈雪枫上演了一出黑白戏剧人生。无论是主政国企还是步入省部级领导行列执政洛阳市,陈雪枫提拔的领导干部均有落马者。

落马现场

会后正跟同事说话被调查组围住带走

1月16日下午,陈雪枫落马成了河南官场人士热议的话题。多位河南官员向法晚记者坦言,陈雪枫的落马让他们深刻感受到中央反腐的力度没有减,节奏也没有变。洛阳当地一名政府官员表示,此前听说有人不断反映陈雪枫的问题,但陈并未受到影响,“没想到新年刚开始便成了落马首虎”。

法晚记者(微信ID:fzwb_52165216)了解到,就在陈雪枫落马的前几天他还一直参加各种会议及活动。据洛阳当地媒体报道,1月13日晚豫剧《北魏孝文帝》在洛阳歌剧院举行汇报演出,陈雪枫到场观看演出。1月13日至15日,洛阳市委十届十五次全体(扩大)会议暨市委经济工作会议召开。陈雪枫受洛阳市委常委会委托,作了市委常委会2015年工作报告。1月15日,洛阳市委扶贫开发工作会议召开,陈雪枫出席会议并作重要讲话。当日,陈雪枫还公开会见了前来洛阳考察的客人。

洛阳市委一名官员向记者透露,陈雪枫被调查组带走的确切时间是在1月15日下午。该官员称,当时陈雪枫参加完一个会议后,正在电梯口跟市委常委某领导说话,被突然而至的调查组人员围住后带走。“整个过程非常迅速,就一小部分人看到了,当时大家都蒙了。”该官员说,本来第二天还安排有会议,陈雪枫被带走调查后,部分会议临时取消,部分会议做了调整。

当地多名知情人士告诉法晚记者(微信ID:fzwb_52165216),陈雪枫落马的主要原因,是他在煤炭能源行业任职时期涉及的问题。

童年经历

家庭贫困 成绩很好 特别在意别人评价

据官方公开的陈雪枫履历显示,1958年9月出生的他,大半生一直与煤炭能源行业结缘,他从一名技术员一直干到省部级领导干部岗位。煤炭能源行业成就了他,使他从一个农村青年,跃过龙门步入仕途。

落马前,陈雪枫曾在多个公开场合讲述其童年的悲惨生活。他出生在河南开封市杞县的一个小村庄,两岁时母亲去世。因家里贫困,陈雪枫母亲的遗体在村外路边停放了三天,幸得好心人相助才得以收殓入棺。陈雪枫是由父亲带着,在街坊邻居帮助下吃百家饭长大的。陈父曾在一代名将彭雪枫的部队里当过兵,为了纪念这位老首长,同时希望儿子能像彭雪枫那样德才双馨,就给他取名陈雪枫。

陈雪枫曾这样说道:“因为从小学习成绩很好,父亲又受人关注,自己也经常成为别人议论的焦点,所以我特别在意别人的评价。没人专门教我怎样做人,我就从人们的评价来判断做人的好与坏,从小养成了追求完美的个性。”

与煤结缘

技术员做到总经理 手腕硬人称“陈疯子”

1975年10月,时年17岁的陈雪枫参加工作。两年之后的1977年,他考入中国矿业学院(现为中国矿业大学),就读于选煤专业。

1982年大学毕业后,陈雪枫进入当时由洛阳行署管辖的义马市,在义马矿务局观音堂矿任技术员。此后陈雪枫在义马矿务局逐级升迁,历任观音堂矿选煤厂厂长、副矿长、矿长、义马矿务局副局长,鹤煤集团总经理。

原义煤集团一位退休的中层领导向记者讲述,陈雪枫主政义煤期间,很多人私下称其为“陈疯子”。意思是有股拼命工作的干劲儿,一天24小时,陈雪枫仅休息几个小时,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半夜三更召集人开会是家常便饭。“这个外号的另一层含义就是手腕硬,比较霸道。”这名退休领导说,陈雪枫刚当上洗煤厂厂长时,因厂里一个班长违反劳动纪律,他直接停了这个班长的工作,“这在当时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法晚记者(微信ID:fzwb_52165216)在调查采访时,原义煤集团多名退休领导回忆起与陈雪枫工作时的点滴,给他们留下的最深印象是敢干、强势、霸道。据一退休领导回忆,当时治安形势不好,附近村里青年经常骚扰厂里生产经营,陈雪枫主政后加强厂里安保措施,并放出狠话:“如有社会闲杂人员骚扰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秩序,只要进入厂区内被安保人员抓获先朝死里打,打死了最多赔点钱,打不死然后交由相关部门从严法办。”其中邻村多名青年小伙被打得半死不活,还有多名经常骚扰企业的年轻人被判刑。

据原义煤集团另一退休领导张军(化名)讲,有次晚上开会,三名领导干部迟到,陈毫不留情直接让他们站在会场听,不让坐前排。会后半夜不允许回家,让到其办公室做深刻检讨。

许诺升官提高待遇 带老下属赴新单位

2000年7月,陈雪枫出任河南省永城市煤电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永煤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总经理,开启了他仕途新征程。

永煤集团一名中层领导对记者说,初到永煤集团主政的陈雪枫并非一帆风顺,几乎所有人都把他当成一个“外来户”。他的一些提议和做法颇遭异议,甚至遭到取笑和阻止难以推行实施。

但这并未阻拦陈雪枫继续大刀阔斧改革的脚步,他先通过各种方法笼络人心,对反对甚至阻止他改革的领导干部逐个突破,最终成功把大部分高层及中层领导干部笼络一起,这其中还有一部分是由义煤集团调来的得力干将。

永煤集团的一名干部讲,当初所有愿意跟随他到永煤集团的义煤集团干部级别都提升一级,工资待遇福利等都提升一档。在这种情况下,义煤集团很多中层领导干部纷纷远赴数百里之外的永煤集团任职,并逐步走向集团高管岗位。

陈雪枫主政永煤集团长达8年之久,2008年11月,他再次迎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当年永煤、焦煤、鹤煤、中原大化、省煤气集团等企业联合重组为河南煤业化工集团,陈雪枫出任董事长、党委书记。此时,重组而成的河南煤化工集团面临的形势并不容乐观。全球性经济危机爆发,煤炭产品价格跳水,化工产品价格腰斩。而在内部,五家企业除永煤外,都面临不同程度的困难。

据知情人士透露,陈雪枫在组建河南煤业化工集团期间,与时任义煤集团一把手武予鲁相互竞争形成对手。但这两位大型国企老总都很强势,都想说了算,互不买账。武予鲁曾因事后知道还有几家公司要参加重组而大发雷霆,最后选择退出。据称,之后义煤集团和河南煤化关系紧张,隶属河南煤化的义马气化厂曾经宁愿跑甘肃拉煤也不用身边义煤集团的煤,致使每吨煤的运费差价达到80元。

义煤集团和河南煤化分道扬镳后,2013年7月25日,义煤集团董事长武予鲁在郑州开会时被河南省纪委带走双规。就在武予鲁被双规不足10天后,义煤集团和河南煤化进行了“强强联合、战略重组”。

2011年1月23日,陈雪枫正式完成了从国企老总到省领导的大跨越。当天上午,河南省十一届人大四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在河南省人民会堂举行,会议选举陈雪枫为河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由于他多年的企业工作经历,在任职副省长期间主要负责工业发展、信息化、安全生产、经营性国资监管及民营经济工作。2013年7月,陈雪枫进入河南省委常委班子,并任职洛阳市委书记。

被查征兆

排斥意见相左官员 被提拔干部频落马

法晚记者(微信ID:fzwb_52165216)在调查采访期间,多名知情人士表示,陈雪枫的落马此前早有征兆,并非如其他人理解的那样突然。

记者通过梳理发现,陈雪枫在主政河南煤业化工集团期间,河南能源系统多名高管相继落马。郑煤集团高管姜光杰、王志勤、王炎祥、王怀珍、孟中泽、祁亮山等人相继落马。义煤集团前任董事长付永水,也因严重违纪被免职并接受调查。鹤煤集团(在“煤改”中并入河南煤化集团)董事长李永新等人在反腐中也应声落马。

陈雪枫离开河南煤化出任河南副省长一年后,其一名下属、曾任河南煤化副总经理的郝林杰,于2012年3月被刑拘。2015年1月因贪污、受贿近百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零6个月。法院查明,郝林杰收受了多名下属煤矿负责人的贿赂,为其在煤矿资源整合工作或个人进步等方面给予关照。

法晚记者在调查采访时,郑州、洛阳两地多名官员表示,陈雪枫进入河南省委常委班子,主政洛阳仅一年多,坊间就传出其被调查一事。但他以不断公开身份参加各种会议,发表各种讲话,回应了坊间的传言。直到1月16日中纪委发布陈雪枫落马的消息,传言终于得到证实。

陈雪枫在担任洛阳市委书记期间,2014年3月,洛阳副市长谭建忠调任洛阳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5月份,谭建忠即被河南省纪委查处。伊川县委书记郭宜品被陈雪枫提拔为洛阳市副市长。但郭宜品任职不到半年就畏罪潜逃,当地警方悬赏500元在网上通缉。2014年8月,郭宜品在湖南长沙一出租屋中被警方抓获。

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陈雪枫由国企高管步入省部级领导岗位后,其做派依然是那一套:强势、霸道。这也造成了他主政洛阳后,前一年多在排斥意见相左的官员,后一年则拼命提拔、拉拢部分官员形成自己的帮派圈子,为日后按照自己意愿施政铺平道路。

后续影响

力推项目均未完成 留一片半拉子工程

在洛阳主政期间,陈雪枫并未给洛阳带来新变化,反倒留下了数个未完成的扩建改造项目,甚至一些扩建项目在拆迁后成了一片荒芜之地,任由杂草疯长。

法晚记者在洛阳走访陈雪枫力推的多个工程项目,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狼藉,成了“半拉子工程”。洛阳当地群众曾戏称陈雪枫为“陈一半”,指他脑子一热就搞工程,最后剩一半没人管。

一位从事工程建设的内部人士向法晚记者透露,洛阳市的洛浦公园原本不需要提升改造,但陈雪枫去年开始对该公园进行大肆拆修。记者在现场看到,整个施工现场显得很冷清,一段河道已被挖得改变了原来模样,河堤上翻新的泥土堆在一旁,几个工人在施工现场边干边聊天。据该工程建设人士介绍,整个洛浦公园这次提升改造耗费数亿元资金,完全是面子工程,“这样劳民伤财的工程不是瞎折腾还能是什么?”

陈雪枫在洛阳力推的另一项目“洛阳国龙物流园”,如今在拆迁之后便没了动静,成了另一个“半拉子工程”。记者了解到,洛阳国龙物流园是由河南煤化集团与洛阳市建设投资公司共同出资、联合建设。此项目对外宣称耗资100亿元,占地2000亩,总建筑面积170万平方米,是集多功能于一体的新城物流项目。计划全部项目将于2015年建成运营。然而直至陈雪枫落马,该项目依然毫无动工迹象,仍是一片荒芜之地。

洛阳当地一位媒体人士告诉记者,陈雪枫在洛阳期间力推的项目,现在没有一个完工的。很多项目开始宣传时都是锣鼓喧天,最终偃旗息鼓悄无声息地成了“半拉子工程”。“有些项目根本没必要建设,他却非要一拍脑袋硬着手腕上。这不仅浪费了财力、物力,说严重点是折腾洛阳人民。”

大石桥市小区

最新文章
推荐内容